睡鲨

【all叶】智齿

给拔牙的老叶好可爱啊我的妈

早阿:

老叶可爱死了!!!


悠悠堇:



关于在不同年龄段都长了智齿的叶修的故事。












第二赛季,叶修的后槽牙边,忽然萌生了一颗新的牙齿。




一开始只长出了一个小小的尖儿,他也就没太在意,暂时不去管,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时不时舔到或者吃东西碰到,都会感觉到一阵阵疼痛。




这星期的常规赛,嘉世主场对皇风,郭明宇晃几过来问叶修借两个小钱花花,叶修正好痛到点上了,捂着腮帮子瞪了郭明宇一眼,郭明宇一惊,看叶修眼泛泪花的样子,慌了:“不……不借就不借呗,你哭什么呀,人家看到还以为我对你做什么了呢……”




“@¥&#%……”




叶修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堆话,郭明宇听了老半天也没猜对他在说什么,倒是对着那张白净的脸,起了点小心思。




“你好好说话。”郭明宇舔了舔嘴唇,“再不好好说话,我可亲你啦。”




“@¥&#%……”




“嘿嘿。”郭明宇笑了,笑得非常邪恶,“你就是在逼我亲你。”




说着捧起叶修的脸就要下口,忽然肩膀上被放上一只手,回头,一半脸是黑色的吴雪峰正在冲他和善的笑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


郭明宇:“……”




“@¥&#%……”翻译:雪峰在你身后。








“是长智齿了。”




吴雪峰让叶修张嘴,拿着手电朝里面照了照,下了结论。




叶修闭上嘴,啧了啧:“想不到雪峰你还有当牙医的潜质啊。”




说完自己笑了,不过吴雪峰可不觉得好笑,他严肃地看着叶修:“为什么不早说?”




叶修瘪了瘪嘴,心想真不走运,没糊弄过去。




于是当天下午,嘉世的选手们有幸看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。




他们副队长一脸冷酷地拽着他们队长的小细胳膊,他们队长一脸悲戚地扒着门缝,一副被逼良为娼却宁死不从的不屈模样。闻者伤心,见者落泪。




凑近点还能听见队长凄厉的呼喊:“我不要看牙医!”




于是原本还以为队长惨遭家暴的队友们都乖乖地坐回了原位,不再理会奋力求救的队长,从精神上向队长投以诚挚的问候:“有一口好牙是身体健康的关键,去吧队长,祝您万寿无疆。”




“我恨你们!”叶修的尾音被关在了训练室门外,转头他被吴雪峰塞进了出租车的后排。




吴雪峰也跟着坐到了后排,跟司机说了地址后侧头发现叶修正气鼓鼓地撑着腮帮子看着窗外。




“生气了?”吴雪峰笑着揉了揉叶修乱蓬蓬的头发,手感很好,像是在摸一只小猫一样,叶修没好气地把他的手打掉,瘪嘴:“我讨厌拔牙。”




吴雪峰笑:“我们就是去检查一下,如果不是阻生智齿,就不拔好吗。”




叶修想了想,没吭声,吴雪峰摸了摸他的耳朵,叶修颤了下身子,不情不愿地答应了。




等到了医院,接待他们的是一个长得挺温和的青年医生,叶修愁眉苦脸的样子虽然不太明显,但是还是被医生一眼洞穿:“小朋友很害怕吧?不要怕,张嘴给我看看,很快就好了。”




时年十九岁的叶修对于自己被叫成小朋友这一点无语了一会儿,然后拖拖拉拉地张开了嘴,就张开到了普通的程度。牙医见他这么不配合,也不恼,真把他当小孩对待:“再把嘴张大一些,想象你面前有个很大的东西,你要把它吞进去……对,再张开一点……”




“……”在一边陪着的吴雪峰咳嗽了一声,觉得这医生的话也是蛮容易引起歧义,不过叶修也算配合地张大了嘴,鼻腔中发出含糊的一声轻哼。




检查个牙齿为什么检查得这么色情。




过度保护的吴雪峰同志看着对面那个面貌清秀的牙医,瞬间觉得这是一个拿糖引诱小孩的变态。




牙医还不知道自己在吴雪峰脑海里已经被脑补成了一个变态,他用手电照着叶修的口腔,水粉色的舌头和粉嫩的牙床,还有整齐排列的牙齿,只是下排牙齿最里边的那一颗看上去并不太好。




牙医示意叶修可以闭上嘴了,然后微笑着给出结论:“智齿已经长歪了,需要拔除。”




叶修的神情只能用愀然变色来形容,吴雪峰仿佛看到小猫的耳朵抖动了一下,然后露出找不到小鱼干的表情。




吴雪峰当机立断地决定今天、立刻、马上,就把智齿给拔了,即使叶修反抗也没用,他镇压得很迅速。




叶修平时很受吴雪峰纵容,所以一旦吴雪峰露出严肃的表情,不再朝他微笑,他基本上就失去了反抗能力。




在打完麻醉后,叶修的手仍紧紧攥着吴雪峰的袖管,收起了爪子,皮毛下的肉躯微微发抖。




拔牙的过程很顺利,结束得也很快,吴雪峰和叶修回到嘉世俱乐部的时候,天色还没全暗。叶修的右半边脸有点肿,看上去像是装了个仓鼠的储物袋,明明应该心疼的,吴雪峰又忍不住觉得很可爱。




仓鼠队长的回归引来全队的关注以及嘘寒问暖,但是叶修并不想理会这群刚才见死不救的混蛋,自己一个人钻到宿舍里去了。




“副队,你对队长做了什么!”




有人故作义愤填膺,“为什么我们队长只是去拔了个牙看上去却像个被强奸了的小姑娘。”




这人立刻被其他人殴打:“怎么说话的呢,小心老板扣你工资。”




吴雪峰苦笑了一下,他没想到他们队长平时那么自然潇洒,随意洒脱,到了关键时候,居然会怕拔牙,拔牙钳伸进叶修小嘴里的时候,吴雪峰看见那微微下垂的眼角都渗了点泪出来。




到了饭点,吴雪峰敲门,叶修没应,吴雪峰拧了拧门把,没锁门,他直接进去,看到叶修缩在电脑前的旋转椅上打游戏。




“吃饭了。”吴雪峰摘下叶修的耳机,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,又飞速转回去:“再等一下,我马上就要虐爆老魏了。”




从耳机内依稀传来魏琛爆的几句脏话,以及旁边黄少天叽叽喳喳的清亮音色。




三十秒后,魏琛跪了,叶修果断退出竞技场。




“沐橙回来了?”叶修问。




苏沐橙还在上高中,晚自习到七点,是时候应该回来了。




“嗯。”吴雪峰理了理叶修的头发,“都等你吃饭呢。”




当时的嘉世还没建成后来的规模,一群人挤在一间十平米的房间里把这儿当作餐厅,叶修走进去,看到每个人面前摆着份热腾腾的白粥,苏沐橙穿着校服,冲他狡黠地笑笑,夸他脸肿的样子真可爱。




“……可爱个鬼。”叶修坐到苏沐橙的旁边,看着自己面前的白粥,热气不足,偏于温热,很好入口,他又看了圈其他人,“你们也喝粥?”




“对啊,粥好喝,我们最爱喝粥!”




众人非常虚伪,大热天的,干了一碗热粥,嘴巴里淡得没味儿。




叶修呵呵笑了一声,原本稍微皱着的眉头舒展开。




两天后的常规赛,嘉世飞去霸图所在的Q市,当时嘉世和霸图的梁子还没结得那么大,阶级仇恨也不明显,嘉世进入霸图会场的时候还挺和谐。




不过韩文清和叶修的梁子在网游时期就早早结下了,倒是后来发展成战队仇恨的时候,两人之间的关系反而缓和了不少,目前来说,还没满二十岁的韩文清小同学看到叶秋的第一反应仍是“这小子真他妈欠揍”,各种意义上的欠揍。




所以韩文清今天在后台看到叶秋的第一反应,也是想揍他……理应是这样的才对。




然而现在韩文清看到的叶秋却有点奇怪,难得有点恹恹的,虽然这人平时也死样怪气的,但是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。像是原本贱兮兮的加菲猫变成了软绵绵的布偶猫。




叶秋戴着个口罩,露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睛,原本额前零散的碎发被两根细黑的夹子挑起,他瓮声瓮气地对韩文清打了个招呼,韩文清有点不爽,伸手去摘叶秋的口罩,叶秋措手不及,肿起来的脸颊被韩文清看到了,像是含了个小包子在嘴里。




“脑韩把口罩还给我。”叶修发的第一个音就含糊不清,韩文清眼角抽了抽。




“你怎么了?”




“长自此……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韩文清脑海里一瞬间浮现了这样的叶秋挺可爱的念头,硬生生让他在这燥热的天气里打了个寒战,然后赶忙把口罩还给叶修,叶修戴好口罩,怨怼地看了他一眼,小眼神很有味道。




韩文清觉得自己今天疑似中了邪,此地不宜久留,背过身去远离叶修。












叶修没想到自己27岁了还长智齿,这发育的时间点各种不对劲,而且还偏偏是在世邀赛期间。这天早上,他捂着腮帮子走进训练室,立刻遭到了惨无人道的嘲笑。




“天呐,你是在嘴里塞了馒头吗?”张佳乐绝对不会放弃这个可以嗤笑叶修的机会,笑得相当夸张。




“也可能是塞了拳头。”黄少天嬉笑。




其他人也排着队赶着趟地嘲笑叶修,只有周泽楷去自贩机买了罐冰镇的绿茶,拉开叶修捂着腮帮子的手,把易拉罐贴到他的脸颊。




中国人看到都沉默了。




他们被周泽楷的心机给将了一军,他们听着叶修夸奖周泽楷,心里不是滋味。




“我刚才联系了队医,她很快过来。”




喻文州放下手机,对仰着脸让周泽楷帮他用冰绿茶敷脸的叶修微笑。




叶修闻言,身子一僵,肩膀有点垮,方锐见状敏锐地察觉到:“老叶,你该不会怕拔牙吧?”




“……”




能透过叶修的表情看透他在想什么的情况屈指可数,然而这次却可以明显看出来,他是真的怕。




原本以为应该再次被排着队嘲笑的叶修这次却收到了夹道问候,被队友们蜜糖般甜蜜的温言软语所蒙蔽,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在当地的医院里面对着牙医了。




“……”




叶修的人生中少有的充满血与泪的时刻再次降临了。




等叶修嘴巴里塞着棉花团,鼓着腮帮子出来了,还不忘废劲儿地冲那些人比个中指。




其他人也冲他比回去,看他疼得惨了,还不忘幸灾乐祸几句。




也许说出来会像狡辩一样,但是他们一直耻于在口头上给叶修关心,一是因为叶修不需要,二是因为他们总觉得叶修很强,如果一点小事都要护着,是对叶修的不尊重。




可是有的时候又觉得叶修弱一些也未尝不可,这样他们安慰起来也不至于脸红。




不过周泽楷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后顾之忧,他在叶修眼中本来就既听话又懂事,现在鞍前马后地替叶修做这儿做那儿也就显得非常自然。




“不……小邹……则个就不用了……”




叶修面红耳赤地阻止在公共卫生间为他把尿的周泽楷。




吃饭的时候,叶修见每人面前只摆了碗鸡粥,有点费解:“菜呢?”




“你不是不能吃。”




张新杰推给他碗白粥。




“内你们捏?”




叶修吐字不清,引人录音。




没人理他,自顾自喝粥。




这场景有点熟悉,叶修回想了一下,喝了口粥。




苏沐橙和他交换眼色偷偷给他夹了一筷子酱菜,但很快露陷,苏沐橙被强行隔离叶修身边,叶修苦哈哈地喝着粥。




楚云秀以前问过苏沐橙,叶修让人心动的点在哪里。




苏沐橙答不上来,叶修好像无论什么时候,不管峥嵘还是低谷,都是被深爱着的。




质量是守恒的,爱也是。被深爱的人一定是值得被深爱的。




就像叶修肿起的脸颊在一些人眼中也很可爱。








当天晚上,叶修的房间里,大家都在。




“真的不用……我叟又没有嗽桑……”




叶修下意识地捂住胸口,这是出于本能的自卫动作。




他只是拔了颗智齿,为什么一群人要来帮他洗澡。








Fin.








今年最后一次更新,再次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订下的目标都能实现。




希望大家都不要变成咸鱼,能够有我的一半英俊与优秀你们的人生就所向披靡啦!




明年的今天,大家也要在这里,观看悠悠堇的脱衣舞表演!(胡言乱语状态)